等价共和

蝙蝠吹,wayne最大

【超蝙】心魔

七夕到啦!!祝老爷大超百年好合
阿卡姆超蝙一发完。老爷丧病,大超宠溺
可以算作上次《by your side》的后续吧……就是想看两个人相(卿)互(卿)扶(我)持(我),蝙蝠就是用来捧在手心里的!
巨大的OOC注意
他们属于DC和彼此





“给我滚开……外星人!胆敢阻拦我,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被点名的外星人对此的反应是迅速劫走了蝙蝠侠手中的随机导弹装置,小心翼翼控制着力道不要伤到对方还挨了一个超声波发射器,并在把危险物品扔进武器库后多上了一道智能锁。

不能让他乱来,这是本月第十一次了。

“……克拉克?我又做了什么。”

“没关系亲爱的。你只是做了个噩梦。”

布鲁斯总是在做噩梦,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即使克拉克让戴安娜等人暂时接替了超人的职责,日夜陪伴在爱人身边,也并不能让病情好转多少。

“小丑残留的血液侵蚀了他的心智。”简言之,他疯了。

“所以你非得连我洗个澡都跟着?”

布鲁斯好笑地看着站在浴室门口如临大敌的克拉克,水温刚好,一丝不挂,这里正常情况下该发生点儿烂俗又浪漫的少儿不宜桥段,氤氲的氛围却被男主角之一紧绷的神情、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破坏得一干二净。

“我不能让你涉险,杜绝万分之一的可能。”

克拉克回忆起两个月前布鲁斯刚刚烧毁老宅来到这里后的某一天,洗澡洗到一半就传来一声玻璃炸裂的声响,等到定时监听爱人心跳的克拉克冲进来时他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手腕处的鲜血汩汩地向外冒,刺痛了超人的眼睛。从那天起超人就宣布在蝙蝠侠的藏身之处强势入住,雷打不动,照顾生活起居,监视日常动向,比如现在。

唔,这么些天都没睡好,吃饭也不按时,他又瘦了……对着思慕之人的赤身裸体说没有口干舌燥就是伪君子了,但他同时觉得那副场景给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对着纤细手腕上那道现在都还没好的狰狞疤痕硬不起来。

他想象着,布鲁斯阴沉着脸一拳砸向了镜子里的小丑,那张散发着不祥的笑脸瞬间四分五裂,却也重新出现在布鲁斯脸上,蛊惑着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片,狠狠刺进左手青紫的血管……第一次这么想时他劈手夺下了身旁布鲁斯正在切牛排的刀,换来了蝙蝠侠的一惊和不满:

“你他妈还真当我是个废人了?!”

不知是不是愤怒因子吸引了小丑,下一秒他的瞳孔显示出绿色的危险信号,左手尚且握着的叉子顺势就向钢铁之躯的心口处捅去。

刚从厨房里出来的潘尼沃斯惊掉了手中的托盘,遇袭的超人呆坐着不知所措,而恢复蓝眼的蝙蝠侠看着手里变形的凶器陷入了沉思。

布鲁斯的自残和袭击行为越来越频繁,超人管得也越来越宽,很多都已超出了从前蝙蝠侠许可或者说是忍受的范围。但他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甚至可以称得上“温顺”地接受了超人的指手画脚。可能那次的袭击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程度,自己比起当初的小丑是个更彻底的威胁。

毕竟小丑可没有这么精湛的技巧,狠毒的力道,高速运转的大脑,从A排到Z的后备方案——每一条都足以血洗整座城市。在发现他试图偷运炸弹到机场时,克拉克不顾尖利的谩骂声强行将他捆绑在椅子上直到他清醒,阿尔弗雷德则全程观望,在听到自家少爷痛苦的挣扎时只是扭过头默默垂泪。

他知道自己时疯时傻时清醒,对自己的过激行为记得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他默许了超人现在的尴尬行为,“怕我崩溃?”“怕你失控。”

真话永远都那么伤人,但蝙蝠侠不喜欢隐瞒,超人又没办法说谎。

“你不记得了,前天晚上你把阿福从楼梯上推下去……”

该死,他早该知道自己的不可控。“哦,那你下次你该考虑把我关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他心平气和地接受着一切既定与变故,愈渐冷漠得像丢了灵魂。与之相反的是小丑,他为自己成功毒害了蝙蝠侠而沾沾自喜,有时布鲁斯对着盘子发呆,小丑就会在餐桌旁朝对面的超人扮鬼脸。

发现布鲁斯走出浴室的脚步略带蹒跚,克拉克紧张得一把抱住了他。这通常是发病的前兆,目前还没有药剂可以抑制,他只期盼爱人能通过自己惊人的意志力把心魔扼杀,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只是有些冷。”“我不放心。”

超人的眼神每一秒都黏在他身上,他不得不说,排除蝙蝠侠本身极强的领地意识,这也着实令人难堪。

这种没有自由的感觉真的让人相当烦躁。他感觉自己的耐心就要被消耗殆尽。

“我可是个大麻烦,最好离我远一点——记得吗,我就是joker。”

“……不你不是。”

“我是。我能感觉到他,他已经成为我的一个人格了……他赢了……”

“我说了你不是!!”

哦,超人生气了。真难得。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人不悦罢了。我遗弃了杰森,惹恼了迪克,伤透了提姆,害死了芭芭拉,推开了阿福……

布鲁斯有些神情恍惚,浑身没了力气,在克拉克大力把他搂入怀中时他顺从地将头靠在那人肩上。好在克拉克也习惯了他巨大的情绪波动,只想好好安抚他。只是房间内多了几丝异样,他顺着抬头的方向望过去,看见墙上挂着的镜子里自己的面容开始扭曲。

——那是一个阴森的笑容,仿佛来自地狱深处,沾染着肮脏的血腥味儿,令人作呕。

那是小丑。在镜中他被超人搂在怀里,从超人背后抓起了放在床头的小铅盒。

不,那会伤害到克拉克!布鲁斯想要尖叫,但是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眼睁睁地看着“小丑”——自己,摩挲着手心里的盒子。

“看看……小蝙蝠,哦,亲爱的小蝙蝠。”又来了,那种咏叹调一样的语气,明明是用来歌颂上帝的天籁之音,在这里却成了恶魔的呓语。

“你现在比我还要优秀!我该怎么夸你呢?试图赶走外星侵略者的人类英雄!”

小丑兴奋得不行。屋内的一对恋人坐在床头边,疯了的那个看着手心里的铅盒,里面装着足以杀死氪星人的东西,闪烁着幽幽绿光,而布鲁斯知道自己的瞳孔也泛着绿光。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听得超人呜咽一声,抱住他的怀抱猛地一缩,硌疼了他的肋骨。

他把戒指抵上了超人的后背,就差一点儿,他可以把那块晶石摁进人间之神的皮肉,看刀枪不入的皮肤渗出鲜血露出白骨,看那诡异的辐射一分一秒地让氪星人失去生命。宣判,处决……这就是弑神的快感。他这么想,然后他就要这么做了,此刻耳边却有两个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布鲁斯……别听他的……”

“不不不,‘英雄’这个词果然不适合你,还是疯子好了,来和我作伴吧,你这个谋杀了伟大领袖的罪犯……人们!你的同类!不会因你从怪物手里解救了他们而放过你!”

“哥谭就是这么个德行!但你喜欢她,爱得发疯!”

哥谭……哥谭……

拜托我只是想让她变好而已。我只是……做得还不够而已。我知道她不值得,但她需要我。

“那你爱的哥谭又给你带来了什么好礼,嗯?我猜猜……大概,有数不清的鲜花和掌声吧……说不定小蝙蝠,还有可爱的小女孩儿要跑来给你一个吻!”

不……

无视、质疑、猜忌、侮辱、仇恨——这就是我所得到的全部回报。

我的报应。

犯罪巷,阿卡姆,小丑。
死去的罗宾,红头罩,小丑。
蝙蝠侠,哥谭,小丑。

小丑属于哥谭,如果他没能被阻止,那么哥谭将属于小丑。

哥谭。像一个外表光鲜的名妓,用浮华遮掩糜烂。

I've given you the best of me.
Now you want the rest of me.

我究竟哪里对不起你?!

“布鲁斯……求你……”

谁在说话?

这个傻大个?超人?

他很难受。他看上去马上就要晕倒了,但他还是紧紧抱着我不肯松手。他真傻。

他为什么如此想和一个疯子一起万劫不复?

“我在这里……别怕。”

“会好起来的……”

又一个骗子。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几十年我大概把一辈子要受的苦都受尽了。

可我知道我将面临的远远不止这些。

镜子里的小丑仍然在笑,笑得难看而恐怖,然后一串血迹就那么毫无征兆地从凸出的眼球里迸出,沿着苍白的脸蜿蜒而下,和镜子里超人的披风融为一体,红得愈发刺眼。血很多,流得很快,这让小丑惨叫起来,布满红血丝的眼珠愤怒地看着布鲁斯,发疯一般开始指责他的懦弱——不对,他已经疯了,无时无刻不在发疯,还因此连累了黑暗骑士,把整个哥谭拖入深渊——然后带着不甘的狞笑从镜中缓缓消失了。

布鲁斯又能看见自己的脸了。

这不常见。小丑能被什么打败?他没有实体,无惧攻击;他在蝙蝠侠的壳子里肆意妄为,污蔑着乱世间的真理,践踏着不值钱的法律;他甚至让操纵人心的大师感到了恐惧,这可比稻草人的毒气来得更为气势汹汹。

布鲁斯只觉得头疼。他感到有一种具象化的痛苦被强制性地塞进了他的大脑,又被血淋淋地撕扯出来,在超人快要将他溺毙的温柔中分神出来回想小丑的“遗言”:

“蝙蝠侠!!!

你何时沦为了一个懦夫!!!”

……哦,这就是了。我怕了,我承认。因为害怕而浑身发抖,迫切地想要通过哭泣这种幼稚的行为宣泄感情。他攥紧了戒指,让手心里和眼里的绿光一同消散。

朦胧之间,镜中的自己低垂着头,滚烫的眼泪在克拉克看不到的角度肆意流淌。




fin.
请多给阿卡姆老爷一些关爱(๑`・ᴗ・´๑)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