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价共和

蝙蝠吹,wayne最大

【Batfam】韦恩家大扫除

阿福还是没回来,看大蝙蝠和四小鸟如何自力更生。欢迎走进今天的《韦恩家(鸡飞狗跳的)日常②——卫生篇》。
前篇见评论
警告:本章超蝙,kontim提及,不喜勿入

温馨亲情,欢乐有病向,OOC漫天飞。
他们要是属于我就好了。



“布鲁斯……”“老头子……”“蝙蝠侠……”“父亲……”

四双眼睛委屈巴巴或者试图表现得凶狠但实际上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不论是捡孩子还是生孩子,四个韦恩家的美男都无一例外的有着黑发蓝眼,“随我。”他曾自豪地宣称,所以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阿福总是招架不住他。

——他也对puppy eyes毫无抵抗力。当一个人用水汪汪好像被欺负了的眼神看着你时你会无所适从,更别说一群,这简直太犯规。

不疯魔,不成活。布鲁斯心一横,大声宣布今天家庭集会的主题:“没错,按照家族惯例,我们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大扫除!!”

哇哦,帅爆了。小鸟们配合地做了一个夸张的口型,八目相对不知所措。

抹布、水桶、洗涤剂……好像跟蝙蝠家的画风不太搭啊是吧哈哈。但既然BOSS都开口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杰,你来指挥。”“我?!”

大米对这一方案表示不服,但被韦恩老爷无情驳回。

“我们都觉得你擅长这个……”夜翼两眼都在放光了,在全家人的期(yā)待(lì)之下,红头罩临危受命,把那句“我能不能现在才假装没有洁癖”嚼吧嚼吧给吞进了肚子里。

“你觉不觉得大红回来这几天听话多了?”被轰去整理大厅的夜翼对着老三眉开眼笑,“嗯……”红罗宾迷迷糊糊思索几秒,给阿福发了条消息。地球另一端的老管家正在享用咖啡,什么也没说,把机票又往后改签了几天。

“布鲁斯……你就……打扫地板吧。”“好。”

但是拿着扫帚不知从何下手,蝙蝠侠此时的表情可以说是非常精彩。这也太不蝙蝠侠了。房间内一度十分尴尬。

“阿福真的是太了不起了……”提姆小声嘀咕着,对着他被分配到的窗户犯了愁。“这么老大个宅子,通往蝙蝠洞的机关又到处都是,连钟点工也不能请一个,全得靠阿福。”

“就,布鲁斯房间里的落地窗最干净。”感觉要被玻璃反光晃瞎眼了,此刻不甚清醒的提姆自暴自弃地冲自己正脸来了一拳。

达米安对于哥哥这种犯蠢的行为则是相当不屑地把头扭到一边:“哼,因为经常换啊。某人不走门,那就只有换玻璃了。”

说到某人,布鲁斯眼里多了一丝笑意,很快又被冷漠代替。老大多年迷弟,大扫除任务发布之初就想拉偶像过来做苦力,不料被幺弟恶狠狠地拒绝:“陶德难得回来一次,他的寝室就在布鲁斯隔壁,你们还要让他睡不好觉?!”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二桶了,真是可歌可泣的兄弟情。”红罗宾一脸智障地看着弟弟,小孩涨红了脸,“要你管那么多!”

真是,好气哦,未成年都知道了,我不要面子的啊!

一边大家长暗自脸红,一边提姆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秃头不会遗传,不走门的基因应该也不会遗传吧……

“蝙蝠崽,去把这桶水倒了。”“该死的陶德,你凭什么命令我?!”“凭你今天晚上还想吃饭,去不去?”“……等阿福回来,你就完了!”

孩子们真有活力。大宅的主人欣慰地想,兄友弟恭的场景对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实在太有吸引力了,如果不是……

“迪克你给我下来!”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动作,蝙蝠侠在悲剧重演的前一秒叫住了对吊灯虎视眈眈的夜翼。

“这不一样,布鲁斯。我受过训练了。”迪克摸了摸鼻子讪笑着解释,架不住老爹如临大敌的目光以满分十分落地。这可能是由于十几年前他刚刚成为罗宾的时候,上一盏台灯碎成渣渣的尸体让蝙蝠侠对除夜巡任务之外的高空转体有了阴影。

“但你也变重了。”别试图欺骗伟大的蝙蝠侠!我早就知道阿福往布鲁德海文速寄小甜饼了。

迪克只能认栽地去蝙蝠洞拖了根长木棍,绑了块抹布自制一把简陋的扬尘帚,皱成一张苦瓜脸一边磨蹭一边埋怨:

“说真的,爹,我不适合干这个%&@#$*……”

蝙蝠侠鸟都不鸟他。他正屈尊跪在楼梯上,忙着和木质地板作斗争。

“布鲁斯你不能动不动就把蝙蝠镖拿出来,刮泥巴也不行……”提姆都看不下去了,“抹布要沾水,干的怎么擦得掉嘛……”

“……”

提姆和杰森一同用关爱智障宝宝的眼神看着他:“你长这么大是不是从没干过家务?”

“嗯……”

“天呐,这不行,等阿福回来我们要联名上书,请求增加蝙蝠侠打扫家务的机会,以此提高你的生活自理能力。”

杰森把脸崩得紧紧的。提姆也一脸严肃。“……想笑就笑吧你们两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震耳欲聋,撕心裂肺,丧心病狂。在后花园水管旁的大米这么评价道。

布鲁斯直接把头扭过去不吭声了。迪克瞧你带的好弟弟。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让一个笑的就跟个反派似的夜翼去当蝙蝠崽子们的保姆。

“达米安你在干什……住手!!!”等狂笑转为惨叫时杰森的脸都白了。“拖地,您老人家的吩咐。”这个小恶魔在笑,一定笑了对吧!“你对拖地的定义是‘把水倒在地上再用拖把吸收水分’吗?!”

“不是吗?”布鲁斯在一边插嘴。

“亲儿子。”提姆看看他们仨。

“哦累死了……”布鲁斯不顾形象直接瘫在了沙发上,“我再也不把靴子穿到楼上来了……”该死的鞋印,怎么弄都弄不掉!!

“不光是你,”杰森卧倒在宽大的扶手上时不忘扯出一个残忍又讽刺的笑,“小巷子里的烂泥巴还好说。那些火山灰、海藻、甚至外星生物的黏液……”看到迪克反胃的表情红头罩适时刹住了话头,“拜托,为了阿福,就让你那位上天入地的超级先生持续飘着——”

“别低头,王冠会掉。别下地,蝙蝠会……呜大红你放手呜呜……”

布鲁斯强装镇定地看着装疯卖傻的老大,唯恐天下不乱的老二,和缩进沙发角落里强行装作不存在的老三老四,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下次,再怎么丢脸,我也要把那个氪星免费劳动力拖来!!

就是没想到下次来的是两个罢了。老三随他,各方面。


TBC.
前篇见评论

评论(7)

热度(118)

  1. LasombraBAT等价共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