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价共和

蝙蝠吹,wayne最大

【Brujay】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一发完,老爷二少亲情向,OOC致歉
配合bgm:《冰雪奇缘》插曲《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by Jasmine Thompson食用更佳

summary:白雪覆盖庄园,在蝙蝠侠的第二任罗宾长眠地下多年后,杰森·陶德回到了父亲布鲁斯·韦恩的身边。



暮色将至,昼伏夜出的蝙蝠已离开庄园。这是哥谭一个寻常的冬日,暴雪来得异常凶猛,那块小小的墓碑都险些被压塌。杰森站在书房里,看着狂风呼啸的窗外发呆。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布鲁斯,以前你都没怎么好好陪过我。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堆个雪人。

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夜巡的时候,虽然有很多争吵,但我也庆幸那时交流最多。

但那是属于罗宾的。

杰森·陶德无法占用布鲁斯·韦恩的时间。你要去公司,你要参加晚会,你要出差。而我,被命令待在学校或庄园,两点一线。

We used to be best buddies,and now we're not.

而现在你要努力做个好爸爸了。是因为我让你有了负罪感,所以现在你会帮提姆检查作业,偶尔代替阿福送他去上学,甚至答应会去开那个幼稚的家长会。

但你不能就只关心那个替代品!杰森愤愤地扭头看向桌前一刻不停地敲击着键盘的现任罗宾。

为了帮布鲁斯破译密码,尽快找到最近那帮毒贩的线索,提姆躲过阿尔弗雷德的检查,就着几杯冷透的黑咖啡两夜没睡,挂着黑眼圈连连打呵欠。

……好吧,我承认他的确是个挺棒的小伙子。杰森撇了撇嘴。但是我先来的。

话虽这样说,杰森还是决定看在布鲁斯的面子上当一个好哥哥:“喂,小孩,冷不?窗子有缝,要不要我帮你关上?”

不料沉迷于电脑的提姆头也没抬。

I wish you would tell me why.

你小子太横了。杰森赌气一般“砰”地打开窗户,困倦的提姆则被突然涌进的冷空气冻了个激灵,迷茫地向窗口看了一眼。

“啊,居然下雪了。”拜托,你熬夜是有多久了,都神志不清了。杰森不客气地嘲笑道,早就下雪了,不跟你的蝙蝠老爸出去堆个雪人?我还以为你喜欢冬天。

提姆知道杰森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不幸离去的。他用一种悲悯的神情望向他名义上的二哥,“说实话,我不喜欢冬天。”

“一点都不。”

杰森站在窗前不知所措。直到提姆终于起身过来关上窗户。“美好的东西都是留不住的……”他出神地盯着飘进来又很快融化在手心的片片雪花,又叹了口气。

“每年这个时候,布鲁斯总会很消沉。”

杰森觉得刚才提姆失神的眼眸其实是通过他望向窗外,他没法接话,只能转身离开。

或许他只是想堆个雪人。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目之所及,白雪皑皑。

你看,布鲁斯,外面下雪了。真美。

陪我堆个雪人吧?

他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蝙蝠洞里,站在可恶的玻璃展柜前,挡住那套永远铭记着失败与耻辱的破烂制服,期待地看着夜巡回来、刚刚取下头罩的蝙蝠侠。

自暴风雪里的一番鏖战中归来的骑士满头大汗,裸露在外的皮肤却被冻伤,唇色因此更黯淡几分。男人的目光在来回打量了几圈,僵硬地摇了摇头。

It doesn't have to be a snowman.

飞羽茫茫,知我情殇。

杰森有点急了。

玩其他什么都可以的。就只是,陪陪我吧,多待一会儿。求你了布鲁斯。

陪着我,别让我感到害怕,别让我陷入梦魇,别让我孤身一人。

布鲁斯?

“Jason……”他的父亲喃喃着,布满老茧的手颤抖着伸向男孩稚嫩的脸庞。杰森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他承认自己有些期待,毕竟从前布鲁斯从没为他擦过眼泪,他也不知道背负整座城市的骑士掌心会有多么温暖。

“我记得这是你最大的愿望,我的孩子……想堆个雪人吗?”

“布鲁斯,陪我堆个雪人吧!”当年那个孩子在大宅门前厚厚的的雪被上快乐地打着滚,央求父亲陪伴他一起游戏。欢声笑语,无限活力,纵使蝙蝠侠也绷不住嘴角的一丝笑意。

“好,等我们从萨拉热窝回来,我陪你堆个雪人。”哥谭骑士煞有介事地在“重要事项备忘录”里记下:“明年春天之前,陪我的杰森堆个雪人”,临走时还特意嘱咐阿福准备好胡萝卜和有分岔的长条树枝。

最后怎么样了呢?

蝙蝠侠的雪人计划扑了个空。那孩子倒在异乡的冰天雪地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五年了……要是你还在……”

布鲁斯的手直直地穿过了杰森的身体,轻轻抚摸着那层冰凉的玻璃,对着杰森五年前穿过的最后一件衣服轻轻问道: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骨节分明的手横亘在杰森的脖子里,逼他直直面向男人有些浑浊的眼眸,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他该说点什么,布鲁斯你太冷了,去加件衣服?还是布鲁斯你汗湿了,赶紧洗澡?

不。我感受不到。我感受不到温度和皮肤。

我感受不到他。

布鲁斯,这么大的雪,你冷吗?我觉得冷。

——那日冰与火、白与红的交融是小丑此生最大的杰作,蝙蝠侠又一个无尽的噩梦。

好冷。布鲁斯,我真的好冷。

手指已经冻僵了,地板也是冰凉冰凉的,撬棍好冷,血液好冷,小丑的笑容好冷。

棺木好冷,墓穴好冷,没有你的另外一个世界好冷。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直至透明。

Okay…Bye…

真想和你一起堆个雪人啊,布鲁斯。

我的伙伴,我的导师,我的……父亲。

但,再见了。


Fin.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