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价共和

蝙蝠吹,wayne最大

【超蝙超】既生厌

白灰,超蝙超无差,听歌识文一发完。
昙骨《既生厌》:
“比肩过暗夜潮涌万人赞颂,抵不过年岁倥偬。”
十次白灰九次虐,还有一次特别虐。
个人认为白超熊起来比不义还可怕,所谓温馨其实是糖做的刀,在吃糖的同时嘴角被划成丑爷同款……
人物属于DC,数不清的OOC属于我。


迈入新纪元以来,改造旧世界的任务压得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曾经的战友们缺乏交流或者说是无需交流,代表“希望”的神子越来越习惯于发号施令,而其他人只用服从。就是这种空虚的忙碌更加抑制了他的情感——

白色领主后知后觉,那只灰色的蝙蝠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眼前了。

“蝙蝠侠这是第几次缺席会议了?”他不满地出声询问整理资料的文员,语气不善。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对方明显刚来瞭望塔不久,从没跟元老说过话的新人被白色领主类似审讯的问话吓了一跳,说话也不利索了:

“蝙蝠侠、不、蝙蝠领主……领主的假条一个月前就、就放到您的办公桌上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跟着埋下,好像他畏畏缩缩的态度会使热视线下一秒就从这位领主的眼里射出。超人眯了眯眼,似乎记起了抽屉里是有一些随手乱扔的便条,挥挥手,“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没心情去指责青年落荒而逃时发出的噪音了,他只是在想,跟蝙蝠侠有关的东西,他向来都是单独整理到一边的,怎么会跟其他无关紧要的资料混在一起。

那个人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

尽管如此,超人还是耐着性子在被他当成废纸的资料中找出了很久以前蝙蝠侠留给他的假条。的确是他的字迹没错,但,“没有任务,我想放松一下。  B”

没有交代时间,没有写明地点。就这么简单的一张字条,他写好后还不肯亲自拿来,居然委托外人交付?

超人动用超级听力在数十亿人当中寻找那个独特的心跳频率,莫名怒火中烧。

布鲁斯,你躲在哪里?

韦恩大宅?自从阿福去世后他就不再回去了。

蝙蝠洞?他几乎把能用的设备都搬来了瞭望塔。

庄园后的墓地?得了吧,他又不是几十年前的小孩子了。

哦,蝙蝠侠并没有想躲,不然超人把地球翻一遍也找不到他。华盛顿,白宫,杀害闪电侠的凶手——莱克斯·卢瑟的死亡现场——超人更愿意管那个叫“处决现场”。尽管已经修缮完毕,血迹、焦炭、烧痕全部消失。

但没有人能忘得了。

“……你来了。”你回来了。

白色领主降落到蝙蝠侠身后时——一如当时的黑暗骑士目睹红披风真正沾染上不洁的鲜血。逆光的背影,模糊,却坚定得不容置疑。

“我以为我的请求已传达到位?”

“‘没有任务’,还是不想见我的借口。”肯定句,内心的不自信已暴露无遗,即使不巧猜个正着。

“你不可能一整个月都待在这儿。”超人继续出声质问,没有回头的人类护目镜下的眼神一暗,当然,我选择一个月后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当你把整个地球都映入眼帘,所有的秘密都无从躲藏的时候,领主无事可做,便舍得把为数不多的精力分一些到被称为“爱人”的影子皇后这里。是否要卸下残红熄灭骄纵,才会被施以恩宠?

我计算过,我值一个月——但你早已不会爱人了。暴露在炙烤的阳光下,你真的在乎背后的那片微不足道的阴影吗?

“……我没想让你尴尬,卡尔。”蝙蝠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甚至有些俏皮地眨眨眼,“待在地球上不好吗?这里足够干净,没有一丝一毫的混乱。”这里是克拉克的葬身之处,我在这儿缅怀我的爱人。

挑衅。超级大脑这么判断到,然后卡尔·艾尔粗声粗气地开口斥责:“你还在怀念过去?如果我们没有蜕变,哪有现在的轻松时光!”

轻松时光?没有罪恶,没有八岁大的孩子因为父母被杀而绝望地哭泣,没有自由。蜕变?民主的斗士成为集权者,坏人成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生机勃勃的城市成为一潭死水。

蝙蝠侠对超人莫名其妙的激动情绪有些不解:“我十分感激你为我的城市带来的安宁与祥和。”末了他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颇为诚恳地补上一句:“我真的没有讽刺你,是你自己多心了。”轻飘飘的语气成功堵上了白超气急败坏想要发飙的嘴。

“不用怀念过去,我知道的,卡尔。我们随时可以回到过去,只要那孩子还在……”说到沃利,布鲁斯面容上些许不在状态的微笑在一瞬的僵硬后更咧开了,卡尔突然乱了心跳,恍惚间竟以为自己看见了小丑。“所以你看,我安于现状,自得其乐。”

这是什么意思?——别担心,我不会背叛你?

哈,愚蠢又自大的外星人。蝙蝠侠在超人看不到的角度挑眉,心里冷冷地评价,你以为你摆脱了稚嫩,殊不知仇恨与权力早已蒙蔽了你的双眼,号称全能的神啊,你真能预知即将降临的不幸吗?

不,你只会比原来更患得患失而已。

而这种病态的偏执会让你一败涂地。

“是你带我脱离黑暗,我为此感激不尽。”是你杀了我的克拉克,我永远恨你。

“……布鲁斯?”“嘘,别说话。”

布鲁斯·韦恩放肆地抓住赤色的“S”,将高贵的领主拉近到自己的唇边,用舌尖轻轻描摹着没有血色的菲薄唇缝,连空气也变得暧昧,直到布鲁斯不知何时已从他的口腔中脱离,白色超人依然没有从久违的缠绵中反应过来。

布鲁斯曾听人调侃过,薄唇即薄情。他本以为那是对自己的最佳形容,直到他遇上了卡尔。

神爱众生,自然也有权利将博爱收回。“布鲁斯,我爱你。”他还记得,当卡尔吐露这句话时,湛蓝的眼中没有丝毫波动。

“告别吻。”永别吻。

“?”领主一愣,下意识地用双臂搂住胸前似乎随时都会飞走的蝙蝠。

“我想,我们得分开了,一辈子,甚至更久。”这下肯定是听清楚了,他感受到桎梏着他的拥抱骤然缩紧,故作吃痛地“哎呀”一声,导致超人把他从身前推开了些,又紧紧按住他的肩膀,强迫他对视上自己发红的眼眶。

“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我认真的,卡尔。”这不是我所希望的,克拉克。

“这算什么?现在连背叛都要提前告知了吗?”

“不不不卡尔,你冷静,这与领主无关。我们就事论事,谈谈我们两个令自己都费解的关系。”韦恩轻笑着用修长的食指抵上了领主的薄唇,刚刚亲密接触过的地方正被牙紧紧地咬着,像是弄丢了娃娃的小女孩,下一秒就会嚎啕大哭,如果不是钢铁之躯,蝙蝠侠甚至都要为他担忧了。“布鲁斯要和你分手,但蝙蝠侠依然是你的盟友。这不矛盾。”

“不……这绝非临时起意,告诉我,你在计划什么。”你慌张了。是为如今的离去,还是日后的树敌?

“你明明不是想问这个的。”布鲁斯胜券在握般一笑,“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正视了?若我没猜错,你想说的是……”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在这里向你臣服,同样的,我在这里与你形同陌路。厌倦做彼此附庸,独行才更从容。

“卡尔,你大可以不必纠结心中所念,你说过的,人心无常,人言可畏。”韦恩嘴角挑起一抹浅笑,转身离去,留下白色领主在惊惧与疑惑中不知所措。

“你若无情,我便不爱,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在你身边,一直都在呀。”

来路上旧骨成堆,植入谁人脊背,开出孤枝白蕊,谢时扬灰。

克拉克,你回头看看,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fin.
呃呃感觉灰老爷被我写得丧病如小托马斯哥哥……只是不想让老爷被欺负嘛,白超不懂珍惜就把你怀里那只蝙蝠给我(热视线切脑叶)
欢迎各位小天使留言~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