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价共和

蝙蝠吹,wayne最大

【超蝙】杂念

短小一发完。我来报社了。被骗了很不开心。晚上梦到了温柔的超人聚聚,但是,今天要对不起你了聚聚。
超蝙超无差,老爷记者真爱粉,虐他们只是因为心痛导致的手贱。
另外,向记者侠致歉,不关她的事,我的锅我自己背。
警告:有超人/露易丝提及;BE。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他们也不属于彼此。

"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大都会的特产阳光他妈的哪儿去了?!"

露易丝走进豪华餐厅的一瞬间被一个惊雷震出了一句脏话。的确,大都会很久没有过这么阴沉的天气了。坐在预订座位上等待的克拉克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几天都没有消散的乌云,觉得这熟悉的场景莫名地像极了隔壁的罪恶之城。

肯特记者曾奉命去这不讨喜的城市采访过几次,超人也时常前来帮忙。除去自然因素,阿卡姆里的伙计们也实在让人生厌。善良的慈善家夫妇死于阴冷的小巷,忠心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通过正面资金和暗地里收养的孤儿们企图拯救这座腐朽的地狱。虽然罪恶依然,但好歹有所改善。记者先生为此写了好几篇报道赞颂韦恩集团总裁对哥谭市所做出的贡献,却对提姆.德雷克这个名字犯了嘀咕。

红罗宾的身份太轻易就被看穿。他的黑客技术一流,心思缜密,指挥能力超强,却不流连于舞会派对,也不对大胸超模感冒,更不会随意对一个陌生的傻大个动手动脚。当年轻的总裁表情严肃地刚要递给记者一张名片时,肯特尴尬地挠了挠头,"那个……今早我们还在泰坦见过的。有X视线的不止康纳。"对方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嘟囔着下次一定要把眼罩换成加铅的头罩,跟克拉克事先想象的一模一样。

红罗宾的大哥夜翼倒是超人的粉丝,那个总是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喜欢在闲暇时间拉住联盟主席扯点漫无边际的闲话。

"我不知道小提姆为什么要叫红罗宾……我的意思是还有黄罗宾绿罗宾吗?说真的,罗宾?那种鸟?"

"别忘了你自己的称号,以及你对杰森的称呼。"屏幕前的提姆总是很冷静。"没错哦小翅膀……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喊,但挺可爱的不是吗。或许我们跟鸟类有不解之缘。""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阿福创立的韦恩家第一个基地在蝙蝠洞里。蝙蝠是哺乳科翼手目,和鸟类的唯一相似之处仅在于都有翅膀。"

"我也不知道,或许我跟蝙蝠有不解之缘?"老人优雅地从楼梯口慢慢踱过来,"要尝尝韦恩家特制的下午茶吗,肯特少爷?"

"先点菜吧。"露易丝对克拉克选了这么一家远超出他二人工资水平的餐厅略表惊讶,但她相信超人无所不能。"苹果派,这个看上去不错,虽然肯定比不上玛莎的手艺,但值得一试。"

"我很爱苹果派,但我此刻更想来点儿小甜饼。"

说完克拉克自己都愣了一下。"这一年你的喜好可真是变了不少。"露易丝半真半假地抱怨着,叫来了服务员。可等到食物真正端上来的时候克拉克却彻底没食欲了,"换个其他的吧,乳酪咖啡?""我还香蕉玛芬呢。"并不喜欢甜食却总心心念念着碳水化合物的克拉克随意地翻了翻,觉得烦闷无比,把菜单推回到露易丝面前。

这一年,除了口味大变,会飞的超人还学会了找个滴水兽蹲着,偶尔掏出口袋里的氪戒茫然地看上一会儿,不确定到底要不要送给露易丝,因为上面刻的字母,并不是她名字里的任何一个。

一年前超人接到正义联盟的呼叫,一道时空裂痕对地球造成了不小的威胁。但他还没来得及赶到,戴安娜就通知他不速之客已经偏离了轨道。这侥幸是不符合常理的,刚刚表明尝试调查意愿的他就被巴里和J'ohn阻止,二人先是诡异地沉默了一阵,而后有些结巴地安慰超人,地球已经脱险,没有必要自找麻烦。超人给了他们一个极其怀疑的眼神,又找不出恰当的理由拒绝。他觉得自己挺词穷的,尤其在被某些人呛到无言以对的时候。

"那就先这样吧,平安无事就好。"公主的声音听起来带点儿迷茫,两眼放空不知道到底要看谁。"我还有事要商量,和Br……"她又停下了。克拉克突然很想催她说下去,但他仍旧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没什么,可能我最近睡眠不好,总有些幻觉。"被一个并不存在的"名字"噎了很久的女战神揉揉太阳穴,有气无力地回答他。除非身心极度疲惫,她不会在这些小动作里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克拉克毫无来由地略有一点失望。最终他将自己同戴安娜一样的恍惚归罪于自己都不相信的睡眠不好,和众英雄道了别。巴里有些担忧地望着他,却还是什么都没说。而火星猎人,超人认为自己看不懂他,面无表情,让人无法琢磨。

——就像……

"克拉克?你又发什么呆。"

发呆?是的。他总是在发呆。采访时,开会时,还有几次在任务中。他对直奔自己而来的射线无动于衷,甚至用了漫长的五秒盯着秃头对他掏出氪石。亚马逊女神严厉地呵斥了他的心不在焉,超人还习惯性地想要反驳。"你的计划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你也不能自己不管不顾地冲上战场啊B……Diana。"女神却没有和他对吵的兴趣,只是在听到那个字母时表情快要裂开,然后很明显地转移话题:"你不觉得会议厅的桌子太大了吗?""什么?""只坐六个人,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就会隔很远。""嗯,或许七个人的话,看上去也要热闹一点儿。"然后话题又进行不下去了。最后他俩竟然在医疗仓内醒来,J'ohn和扎坦娜在一旁,看上去守了很久,那个一向温柔的女魔术师少见地用狰狞的表情警告他们要好好照顾身体。

这一年来他过得很不痛快,他发现了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变化,他直觉那道讨厌的时空裂痕将什么重要的东西从他的生命里带走了,但拉奥在上,玛莎还在,正联还在,露易丝也在那之后来到他的身边。他庆幸自己的亲情友情爱情都没有受损。

……没有……吗?

"克拉克.肯特!!"

如梦初醒,被点了全名的人甩甩头,抛开这些无谓的杂念,低下头给了气呼呼的露易丝.肯特一个浅吻。



fin.

评论(2)

热度(40)